第四回 談真空孫貞誨夫主 求妙道馬鈺訪明師 


天也空,地也空,人生渺渺在其中。

日也空,月也空,東升西墜為誰功。
田也空,地也空,換了多少主人翁。
金也空,銀也空,死後何曾在手中。
妻也空,子也空,黃泉路上不相逢。
朝走西,暮走東,人生猶如採花蜂。
採得百花成蜜後,到頭辛苦一場空。


話說王重陽來到山東登州府寧海縣,假以乞化為名,實欲探訪修行之人。這且不提,又說寧海西北有個馬家庄,在內有個馬員外,名鈺,是個單名。父母棄世得早,又無弟無兄,獨自一人娶妻孫氏,小名淵貞。這孫淵貞容貌端莊,心性幽靜,且能識字觀書,追古窮今,不愛捉針弄線,挑花繡朵,雖是女流身分,卻有男子氣慨,大凡馬員外有不決斷的事情,必來咨問,另在孫淵貞一言半語,頓絕疑惑。所以,他兩口兒相敬如賓,情同師友,只是膝下並無一男半女,眼看已到中年。


迅速光陰不可留 年年只見水東流

不信試把青菱照 昔日朱顏今白頭


這幾句詩講的是光陰似箭催人老、日月如梭趁少年。這馬員外夫妻看看年近四十膝下無兒,馬員外那日對孫淵貞說道:『你我二人離四十歲不遠,膝下乏嗣無後,這萬貫家財,也不知落於何人之手?』孫淵貞曰:『三皇治世久,五帝建大功,堯舜相揖遜,禹疏九河通,成湯聘伊尹,文王訪太公,五霸展謀略,七雄使心胸,贏秦吞六國,楚漢兩爭雄,吳魏爭漢鼎,劉備請臥龍,東晉與西晉,事業杳無蹤,南魏與北魏,江山屬朦朧,唐宋到於今,許多富貴翁,試問人何在?總是一場空。自古及今數萬餘年,帝王將相幾千餘人,到頭盡空,轉眼皆虛,你我夫妻,把前後的事一齊付之於空,只當天下莫得我們,這一家父母未生我二人。』馬鈺聞言笑曰:『別人雖空,猶有苗裔,我們這一空,連根都空斷了。』孫淵貞曰:『空到無根,是為太空。』 


空到極時為太空 無今無古似洪濛

若人識得太空理 真到靈山睹大雄


孫淵貞又曰:『若說有子無子,有子也空,無子也空,文王當年有百子之說,於今有幾個姓姬的人?誰是他萬代子孫?有幾人與他掛掃墳臺?又相傳張公藝有九男二女,郭子儀七子八婿,竇燕山五桂聯芳,劉元普雙萼競秀,此數人皆斯衍慶,子嗣繁盛者也,如今又有幾個兒孫在那裏?依然悽風冷雨,荒臺古墓,愁雲滿天,蓬蒿遍地,豈不是有無都歸於空也。孤墳壘壘,難道盡是乏嗣之人?佳城鬱鬱,未必定有兒孫之輩。我想人生在世數十年光景,只在須臾之間,好比石火電光隨起隨滅,又如夢幻泡影非實非真。大廈千間不過夜眠七尺,良田萬頃無非日食三餐,空有許多美味珍餚,枉自無數綾羅綢緞,轉眼之間無常來到,瞬息之內萬事皆休,丟下許多榮華,不能享受,枉有無數金錢,難買生死,枉自變人一場。』 


經營世故日忙忙 古往今來皆不在

錯認迷途是本鄉 無非借鏡混時光 


孫淵貞又對馬員外曰:『我們於空無所空之處,尋一個實而又實的事情,做一番不生不滅的工夫,學一個長生不死之法。』馬員外曰:『娘子妄言了,自古有生必有死,那有長生不死之理,從來有始必有終,那有人作不息之事?』孫淵貞曰:『妾嘗看道書,有煉精化氣,煉氣化神,煉神還虛,使真性常存,靈光不滅,即是長生之道。若學得此道,比那有兒女的人,更強百倍!』馬員外曰:『話雖這樣講,精又如何能使之化氣?氣又如何能使之化神?神又如何使之還虛?志得真性常存?焉能靈光不滅?』孫淵貞說:『你要參拜師傅,才能得此妙理。』馬鈺曰:『我便拜你為師,你可傳我功夫。』淵貞曰:『妾乃女流之輩,不過略識得幾個字,看過幾本書,焉能解悟妙理?若要真心學道,離不得參訪明師。』馬員外曰:『參師訪友,是我生平所好,但修道之人要有根基,若無根基,成不了仙,作不了佛,所以我自量根基淺薄,再不言修道二字也。』


孫淵貞曰:『夫君之言差矣,但在世上變人,俱是有根基,若無根基,焉得變人?不過深淺之不同為。根基淺者六根不全,或眼失於明,耳失於聰,手缺腳跛,痴聾瘖啞,鰥寡孤獨,貧窮下賤,此根基之淺者也。至於根基深者,或貴為天子,富有四海,或尊居宰輔而管萬民,或身為官宦,聲名顯耀,或家道豐裕,樂享田園,六根完好,耳目聰明,心性慈良,意氣和平,此根基之深者也。世間所重者富貴,這富貴之人又比那尋常之人,根基分外深厚,若再做些濟人利物的事兒,越把根基培大了,成仙成佛成聖賢,俱可以成也。所以說根基要隨時增補,不可以為一定是前生帶來的。若果是前生帶來,又何愁來生帶不去?譬如為山,越累越大,越累越高,休說我們無根基,若無根基,焉能享受這若大家園,以及呼奴使婢,一呼百諾,如此看來,也算大有根基之人也。』馬員外本是好道之人,不過一時迷昧,今聞孫娘子剖晰分明,義理清楚,恍然大悟。


即站起身來謝曰:『多承娘子指示,使我頓開茅塞,但不知這師傅又到何處去訪?』孫淵貞曰:『這卻不難,我嘗見一位老人手扶竹杖,提個鐵罐,神氣清爽,眼光射人,紅光滿面,在我們這裏團轉乞化,很有幾年,容顏轉少,不見衰老,我看此人定然有道,待他來時,接在家中,供奉於他,慢慢叩求妙理。』馬員外曰:『我們若大家園,應該做些敬老憐貧的事,管他有道無道,且將他接在家中,供奉他一輩子,他也吃不了好些,穿不了許多,我明日便去訪問如何?』孫淵貞曰:『早修一日道,早解脫一日,事不可遲。』 


丟下馬員外夫妻之言,又說王重陽自到寧海縣一待幾年,此時將玄功做到精微之地,活潑之處,能知過去未來之事,鬼神不測之機,神通具足,智慧圓明,便曉得度七真,要從馬員外夫妻起頭,正合著鍾離老祖遇馬而興之言,故去去來來,總在這團轉乞化,離馬家莊不遠,如此數年,也曾見過馬員外幾回,知他大有德性,也曾見過孫淵貞兩次,如他大有智慧,欲將他二人開示一番,又道醫不叩門,道不輕傳,非待他低頭來求,志心叩問,不可言也。因他在這團轉乞化多年,個個俱認得他,都以為是遠方來的孤老貧窮無靠之人,在此求吃,誰曉得是神仙?那識他是真人?偏偏出了這一個孫淵貞天下奇女,蓋世異人,又生了這一雙認得好人的眼睛,就認得那貧窮無靠的孤老,是位真仙,對丈夫說了,要接他到家中供養求道,遂便七真陸續而進。論七真修行之功,要推孫淵貞為第一。


生成智慧原非常 識得神仙到北方

不是淵貞眼力好 七真宗派怎流芳


話說馬員外聽了妻子孫淵貞之言,即出外對看守莊門的人說:『若見那提鐵罐的老人到此,急速報與我知。』這看門的人,連聲答應。那一日馬員外正在廳上坐著,忽見守門之人前來報道,那提鐵罐的老人來了。馬員外聞言:即出莊來迎接。這也是王重陽老先生的道運來了,正應著鍾離老祖所說,自有人來尋你之言。但不知為員外來接先生,又是如何?且看下回分解。 


神仙也要等時來 時運不來道不行

創作者介紹

boktakhongkong4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