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回 諭吾人敦敦告誡 論修行層層做來


花落花開又一年 人生幾見月常圓

打開名利無栓鎖 烈火騰騰好種蓮


話說邱真人走出山門,在袖內取出拂塵。暗將拂塵上棕絲拔斷一些,吹口真氣,向空拋去,被風吹散,不知落於何所。霎時來了無數道眾,跟隨邱真人進來,將寺內僧人換盡,白雲禪師即於邱真人所居集賢館住下,這些僧眾散在各廟棲身,你道邱真人為何定要這白雲寺?因北京地方王氣正盛,如是久都之地,欲借此盛地開一開壇,演一演教,二者白雲禪師應在南邊發跡,開闡三江一帶地方,若久在京都守著這白雲寺,終難開闡,故此竟將這寺院占了,使他好向南去普度眾生,故而天地真人各有其所,或利於此而不利於彼,或利於彼而不利於此,上士修真必取其相生相應者而居,其於相剋相妨者則避之,此謂得其地利也。


且說邱真人在白雲寺招集道侶,不到一月,便來了幾十位道友,應酬事務,各派有職司,一時間熱鬧起來。邱真人見道友們賢愚不等,少不得開示一番。


邱真人對眾友曰:「所謂出家者出塵離俗也!必先有一番看破塵俗之意,隱居求道之心,方可謂之真心出家也!若一時妄冀成仙,或因氣忿,或貪安閑而出家者,是借道為由,而實安頓其身也,故猛勇心易起,長遠心難得,以道為可有可無,所以終失玄妙。又有幼失依怙,老來孤獨出家者,不過惜吾門以棲身,有何看破之事?總而言之,既來者則安之,管他破看不破,來在三寶地,都是有緣人。進吾門者不窮,出吾門者不富,既入吾門,當體吾心,上者恭玄打坐,中者誦經禮誥,下者作苦做工,亦可以了出家人之事。人所不能者,我勉而能之,人所不忍者,我心忍之。能者能絕情慾,忍者能忍饑寒,如此則過於人也。要使心中空虛,勿容一毫障礙,勿起一點偏私,不惟無人,更且無我,以我所無,而魔從何有哉?要在此虛無之中求道,工夫自得,若於做作上坐工夫,反失真道,凡事量力而行,不過不及,識其大者成其大,識其小者成其小,傍繩墨而去,循規矩而來,雖不成能成仙佛,亦不失為好人也!不枉出家一場。若只知挽髻是道,削髮即僧,五蘊不空,四相未忘,外面儼然衣冠,內裏幾同禽獸,名利之心不淡,是非之心常存,奢華為念,只恐衣服飲食不及人,僥倖在意,常望所作所為皆如願,如此之人,雖說出家,竟未出家,名呼為道,全不在道,以此看來,不及還俗歸家,染苦為樂,何必久戀玄門,指道營生,造下無邊罪過,今生既不能超拔,來世猶墜於苦海,是今生之福果未得,而來世之罪孽早種,當自思省!」


邱真人正言之際,山門外來了十餘人,俱是高長大漢,你道這些人是誰?乃是當年秦嶺山上搭救真人的幾位好漢,趙璧、王能、朱九等,同著一夥弟兄,到這白雲寺來,原來他們昔日在秦嶺山上救活邱真人,被真人說了幾句罪福因果的話,把他們提醒,各自改邪歸正,做了一個雜貨生意,奔走幽燕之地,卻也可以度活日時,一混十餘年。


趙璧、李雄、張建俱已老了,只有王能、朱九尚未留鬚,他們聞聽人言白雲寺有位邱大真人,是個有道之人,去歲祈禱甘霖,普救萬民,後來又算皇帝娘娘定生太子,與白雲禪師打賭,將一座白雲寺贏在手裡,他如今廣招學道修行之人,在那裡講經說法。他們聽見這話,大家歡喜。趙璧曰:「當年我們在秦嶺山上救活那位老師傅,他牌兒上有邱某奉行之句,莫非他如今得道了!我們何不同到白雲寺去瞧一瞧。」張建曰:「我們常行走訪問有道之人,今者或可遂願也未可知。」朱九曰:「只要他有道有德,我等便拜他為師出家去罷。」趙璧曰:「朱兄弟之言甚是爽快。」


於是大家來到白雲寺,正遇邱真人和眾道友坐在大殿院裡,論這出家學好的言語,見他們進來,邱真人即站起身來說道:「眾位好漢別來無恙?」趙璧等皆認不得邱真人了,當下見問,忙答曰:「蒙神天護庇,得獲安寧,你這老師傅便在那裡遇過,一時忘懷,敢乞明示?」邱真人曰:「不記秦嶺山餓飯的道人嗎?」趙璧曰:「道長就是當年指點我們那位老師傅嗎?」邱真人曰:「不是我是誰?」趙璧等聞言一齊下拜曰:「別後不覺十年有餘,我等俱已衰朽,老師傅容顏轉少,真有道之人也!昔日曾說過老師傅得道之後,我等要來投奔,望老師傅將我等收留,願拜在門下為徒,不知老師傅意下如何?」


邱真人曰:「昔承救命之恩,至今未忘,若說我得道,我實無所得也,不過仗道以開化世人,嗟呼!苦海無邊,回頭是岸。我昔日不過是警戒自己之意,誰知眾好漢一聞此言,洗心革面,勇於改過,不失為好人,十餘年守志堅實,今者看破紅塵,要來出家,也是一樁快事。但既來出家,俱是前生積有善行,才能起這個念頭,雖發心為僧為道,必謹遵法言法訓,當要慈心下氣,恭敬一切,不可使性縱情,妄念千般,更宜捨己從人,最忌傷生害命,勿謂我不如人,遂起嫉妒之心,休言他不及我,便生輕慢之意,莫將好勝心凌辱於人,休起槓高念,驕傲乎己,我不如他,是我修積未到,他不及我,是他時運未來。道無大小,吏無尊卑,不論富貴貧賤,何分尊卑老幼,有道者為大,有德者為尊,好學者如金如玉,不好學者如草如茅。不賣金銀財寶,只重仁義道德;天子出家不為貴,乞丐出家不為賤。我當年幼失依怙,蒙兄長提拔成人,知與紅塵無分,一心訪道修真,使遇吾師重陽真人,授以至道,又蒙師兄馬丹陽深為指撥,自斜谷分單之後,深自勉勵,大餓七十二次,幾至殞命,小餓無數,苦難盡言,然而我心如鐵石,寧死不退初心,越受磨難,其志愈堅,使在番溪行苦工六年,其中困苦,曷可勝言!常言苦盡甜來,一朝頓然醒悟,蒙天眷顧,屢祈雨澤,悉降甘霖,一時名動帝邦,身赴宣召,雖曰「道果未成」,到此地步,亦非容易。爾等既要出家,當作斯念,不以富貴動其心,貧賤移其志,視我身為己死之人,今於死中得活,當大起一個念頭,求個不死之法,方可謂之至人也。」


邱真人話畢,趙璧等皆啼噓流涕,痛念真人當年修道之苦。邱真人曰:「不到苦之極處,舌根不盡,智慧難開,今願爾等當於苦處求之,受一番苦,即退一番魔障,受十分苦而魔氣全消也。」真人話畢,擇日與他冠巾挽髻,俱各取有道號,自不必題。


又說皇后自思:我生下明明是個女孩,抱出殿去,打了個轉,卻變成男孩,把白雲禪師若大一座寺院,輸給邱長春,這都是為我一人生出這段禍來。恐白雲禪師心中煩悶,遂命內侍宣禪師入宮,安慰一番,說為這小孩子,致使我師受累,白雲禪師曰:「數算定是鳳,不知邱長春用何邪術,換作男孩,臣恐非社稷之福也。」皇后曰:「當今以乏嗣為念,本后也不敢深言,聖上得了這個孩子,敬邱長春如神仙,每日在御苑內講道談玄,少回宮院。」白雲禪師曰:「昔唐明皇在位,滿朝文武稱張果為神仙,唐明皇以毒藥入酒中,使張果飲之,張果連飲三盞,口中說道:「酒無好酒,餚無好餚。」說罷,昏迷半刻,滿口牙齒盡黑,醒來忙索御前鐵如意,將黑齒盡行擊落,閉口片時,滿口後生白齒,唐明皇才信他是真仙下降。今娘娘何不學唐明皇故事,置鴆酒於案頭,宣長春飲之,被若飲酒不死,即真仙也。」皇后聽畢,甚喜,即命內侍去宣,不知長春來飲酒如何?且看下回分解。


略施些小計 神仙也難逃

創作者介紹

boktakhongkong4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