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回 祈甘霖回天轉日 施妙術換鳳偷龍


一片至誠可格天 卻將兇歲轉豐年

休言元主愛民切 還是真人道妙玄


話說元順帝張掛皇榜,指求道行清高之人祈禱雨澤。隴州太守奏摺進京,上言:「隴州龍門高士邱長春道德清高,昨歲隴郡乾旱,賴此人之力,祈得甘霖,普救萬民,今皇上欲求雨澤,以舒民困,非此人不可,臣以救民為切,故奏此聞。」元順帝覽罷奏摺,龍心大喜,即命哈哩脫脫大夫來聘長春。不日到了龍門,呈上玉帛,即宣元主之意,長春欣然應召,即與大夫同到北京,次日朝見元主,元順帝尊以師禮,賜坐九卿之上,委以求雨之事。


長春奏曰:「皇上憂民心切,臣敢不放微力,但必須高設兩增,皇上親自拈香禮拜,臣然後禱告上帝,限三日有雨。」元主大悅,即命有司董理其事,又使太監送長春到集賢館安身。次日早朝有司奏稱雨壇已設,端侯法師登壇,元主即宣長春同到壇所,天子恭自焚香,禮拜已畢,卿駕回宮,長春俯伏雨壇,奏言懇切,到了第三日午未時分,紅日當空,如火輪一般,晒得遍地起塵,人皆汗流,長春以楊枝醮淨水,向紅日洒去,不多時,日邊生出一段黑氣,倏變為雲,將紅日遮掩,一霎時天昏地暗,大雨如注,連下了幾日,轉枯為榮,變朽回春,人民騰歡,群生咸賴,元順帝龍心大喜,封長春為宏道真人,留居京師,待以上賓之禮。一日元主宣真人入內,遊玩至御苑,這苑內有長青之草,不謝之花,奇石怪樹,不可名狀。元主與真人同坐石上,談道論玄,有五色祥雲覆於空中,如華蓋一般。


講到精微之處,元主嘆曰:「朕若非承緒大統,願從赤松子遊,待朕有了後嗣,當拜真人為師,入山修煉。」邱真人曰:「主人免慮,皇后已懷龍胎,不久當生儲君。」元主暗想,真人果是神仙,便知后宮有孕,即隨口應曰:「皇后果然身懷六甲,但不知是男是女?」邱真人曰:「臣已算定是男,萬無一失。」元主曰:「果如師言,朕之幸也。」真人退出,元順帝回宮對皇后說:「邱真人算定御妻身懷龍胎,不知準也不準。」皇后奏曰:「他焉能算得如此準確,何不宣國師上殿,與真人同算,兩下言語相符,才為定準。」元主大喜,次日宣白雲寺白雲禪師上殿,與邱真人同算皇后身孕到底是男是女。


白雲禪師屈指一算,奏曰:「依臣所算,娘娘身懷鳳胎,定生公主。」元主又問邱真人,真人奏曰:「臣昨日與主上講得明白,皇后身懷龍胎,必產儲君,何勞再問。」白雲禪師笑曰:「汝既在悟玄,必知數理,再算一算。」邱真人曰:「算不算總是龍胎,必生男也。」禪師怒曰:「我數理所算無遺,汝何得妄言,擾亂聖德!」邱真人曰:「數理不如天理,陰德有回天之力,善行有傲數之功,今聖上躬自祈雨,普救萬民,昆蟲草木,均沾其惠,此陰德之大者也,或者感動上天,轉女成男,化鳳為龍,亦未可知也。」白雲禪師曰:「吾以汝為有道之人,卻原也只尋常,懷胎在前,祈雨在後,豈有生成胎孕復有變更之理。」邱真人曰:「我已料定,何必強辯!」白雲禪師曰:「你敢與我打賭?」邱真人曰:「打賭便打賭,有何不敢?」白雲禪師曰:「若是龍胎,我將白雲寺輸與你。」邱真人曰:「若是鳳胎。願將首級輸與你。」禪師笑曰:「莫生後悔。」真人曰:「一言為準,何悔之有。」禪師曰:「口說無憑,要立字樣為據。」

邱真人即於御前求了紙筆,便在龍書案前,寫了字樣,上寫:「立賭首級人邱長春,令與白雲禪師賭勝,倘若後宮主母產生是鳳,邱長春為輸,願割項上首級,並無異言。」白雲禪師也在御前提筆寫:「立出賭白雲寺人白雲僧,令與邱長春賭勝,倘若後宮主母所生是龍,白雲僧為輸,願將白雲寺輸與邱長春,永無異言。」寫畢,兩下畫押,彼此交換,各念了一遍,然後呈上御案,元順帝龍目覽過,親自收存,等待皇后分婉之時,便知分曉。是日朝散,各歸其所。

且說白雲禪師回到白雲寺,想起邱長春如此勇決,莫非皇后果然是龍胎,是我錯算不成,放心不下,再推數理,並無差失,心中暗喜,自言自語,說是邱長春你也怪不得我了,這是你自惹其災,自丟性命,枉自修道一番。又說邱真人回到集賢館,算定皇后分娩之日,飛了一道神符,在九天玄女宮內借來一位神女,名曰玉貞仙女,變化無窮,神通廣大,這仙女奉了九天聖母之命來聽邱真人差遣。邱真人恭對仙女言曰:「今夜丑時寧王府中,王妃當生孩兒,你可將葫蘆化變女嬰,換他男孩,抱在金鑾殿上,待我換鳳之後,你將鳳去換回葫蘆。」神女領命自去辦理。是夜子時,皇后分娩,產生一女,果應了白雲禪師鳳胎之言,宮人報與元主得知,元順帝甚服禪師算法有準,又憂真人性命難留,必設法救之,才是為君之道。於是駕設早朝,眾官已知皇后生下公主,當時齊來朝賀,白雲禪師也來賀喜,奏曰:「臣聞皇后產生儲君,接起聖朝一脈,臣不勝之喜,但願吾皇萬歲,太子千秋。」元順帝嘆曰:「朕命應乏嗣,不足為恨,但邱真人錯算陰陽,其輸宜也,朕念祈雨之功,欲為救免,願捐皇餉十萬,賠補白雲寺,以贖真人首級。」元主說罷,白雲禪師尚在沈吟,黃門官報奏邱真人來朝。元主即命宣入,邱真人朝拜已畢,也賀元主曰:「皇后產生儲龍,臣故來與主上賀喜。」元主曰:「真人誤矣,皇后所生是女。」邱真人曰:「臣算萬無一失,若果是女,請抱出與臣一觀,臣死也甘心。」

元主本欲救護,今見他這般抗直,心中未免不悅,遂叫宮娥入內,將女嬰抱出,此時已到寅卯時分,神女將葫蘆化成女嬰,換了男孩,掩了神光,在金鑾殿上等候了許久,只見宮娥拖出女嬰到御前回覆,元順帝使宮娥遞與真人,自去認識。邱真人雙手接過,用袍袖一掩,早被神女將龍換鳳,把一個男孩換去女嬰,到王府交待去了,眾官都是肉眼凡胎,焉能得見,白雲神師不過有點智慧卻無神通,如何知曉。當下邱真人使了這偷龍換鳳的手段,雙手捧著男孩,遍請百官觀看,到底是男是女,百官看罷,齊呼太子千秋,氣得白雲禪師面皮失色,走將過來,把孩子接在手中一看,明明是個男孩,那裏是女嬰,當時滿面通紅,只得也與元主稱賀道:「果是後朝儲龍。」說罷,將男孩呈上,元主一見,大奇其事,隨即改口曰:「朕聞宮人傳報,也未親睹孩子,遂致認為女嬰,此宮內之誤也。」即命光祿寺擺宴三日,大赦天下,元主退殿,文武散班。邱真人問白雲禪師曰:「我師怎樣吩咐?」白雲禪師曰:「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」我明日交廟與你,你搬進來,我搬出去,萬事俱了,有何吩咐?」說畢,各自歸寺。

邱真人自回館內,神女即來繳還葫蘆,上九天去了。這且不表,又說白雲禪師回到白雲寺,心中不服,再推數理,總算不出,其乃「棋高一著難取勝。技弱三分總是輪。」眼睜睜要騰地頭,未免嗟嘆!身旁有個侍者對禪師曰:「邱長春獨自一人,焉能占若大寺院,我們要一人頂一人,一個換一個,若頂不盡,換不完,我們還是住下,慢慢再作道理。」禪師聞言大喜,次日邱真人來到,白雲禪師曰:「僧多屋廣,廟闊人稠,你來一道,我去一僧,一個換一個,一人頂一人,若換不盡,便走不完,僧也住得,道也住得。」邱真人曰:「妙!原要如此才好,我到山前叫他們進來。」說罷,走出山門外,將袖內拂塵取出,把拂塵上棕絲拔了一些,向空拋去,不知如何?且看下回分解。

莫說我今人力少 須知身邊玄妙多

創作者介紹

boktakhongkong4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