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回 馬員外勤奉養師禮 王重陽經營護道財


仙佛聖賢只此心 何須泥塑與裝金

世間點燭燒香者 笑倒慈悲觀世音


這四句詩,講的是成仙成佛成聖賢,都在這心內用功夫。心正而身亦正,所行之事亦正;心邪而身亦邪,所行之事亦邪。故修行之人,必先正其心而後誠其意,蓋心不正而意不誠,意不誠,妄念百端,永失真道,古人有詩云:「妄念一生神即遷,神遷六賊亂心田,心田一亂身無主,六道輪迴在目前。」又曰:「六道輪迴說不完,畜生餓鬼苦千般,勸君勿起妄貪念,一劫人身萬劫難。」所以說仙佛聖賢只此心,此心不可不正,此意不可不誠,若不正心誠意,徒以塑像裝金,燒香點燭,有何益哉!笑倒觀世音者,笑世人不能正心誠意,而講修行,徒以燒香點燭而邀福澤,是不知此心之妙也,故發笑耳!閑言少敘,書歸正傳。


又說馬員外聽說提罐的老人來了,即忙出外接著,拜請老人到家內。那老人隨著他來到廳上,竟自坐在椅兒上,大模大樣,氣昂昂的問曰:『你叫我進來有何語言?』馬員外曰:『我見你老人家若大年紀,終日乞討,甚是費力,不如就在我家內住下,我情願供養於你,不知你老人家意下如何?』話未說完,那老人勃然變色說道:『我是乞討慣了的,不吃你那無名之食。』馬員外見老人變臉變色,不敢再言,抽身進內,對孫淵貞說:『那提鐵罐的老人被我請在家內,我說要供養他,他言不吃我無名之食,眼見是不肯留之意,因此來問你,看你怎樣安頓?』孫淵貞聞言笑曰:『豈不聞君子謀道不謀食,小人謀食不謀道。』你見面便以供養許他,是以飲食誘之也,君子豈可以飲食誘之乎!是你出言有失,話不投機,待我出去,只要三言兩語,管叫老人安然住下。』 


非是先生不肯留 只因言語未相投

淵貞此去通權變 管叫老人自點頭


且說孫淵貞來到廳前,見了老人拜了一拜,道了個萬福,只見那老人笑曰:『我乃乞討之人,有何福可稱?』孫淵貞曰:『你老人家無罣無礙,逍遙自在,豈不是福耶?不憂不愁,清靜無為,豈不是福耶?這塵世上許多富貴之家,名利之人,終日勞心,多憂多慮,妻恩子愛,無休無息,雖曰有福,其實未能受享,徒有虛名而已,怎似你老人家享的真福!』那老人聞言,哈哈大笑曰:『你既知逍遙自在是福,清靜無為是福,怎不學逍遙自在?怎不學清靜無為?』孫淵貞曰:『非不學也,不得其法也。欲逍遙而不得逍遙,欲清靜而不得清靜。』老人曰:『只要你肯學,我不妨教你。』孫淵貞曰:『既你老人家肯發心教我,我們後花園內有座邀月軒,甚是清靜,請你老人家到裏面住下,我們好來學習。』老人點頭應允。


說話投機古今通 先生今日遇知音

知音說與知音聽 彼此原來一樣心


且說老人聞淵貞之言,心中甚喜,點頭應允。馬員外即叫家人馬興將後花園邀月軒打整潔淨,安設床帳被褥,桌椅板凳,一應俱齊,即請老人入內安身。又撥一個家童,名叫珍娃,倒荼遞水,早晚送飯。又說馬員外對孫淵貞曰:『我們同那老人講了半日話,未知他姓名,我去問來。』孫娘子說:『大恩不謝,大德不名,只可以禮相遇,何必定知其名?祇呼為老先生,便是通稱。』馬員外不信,定要去問,孫淵貞攔擋不住,只得由他去問。馬員外來到後花園邀月軒,見老人在榻上打坐,馬員外走攏跟前,說道:『敢問你老人家高姓尊名?家住何方?為甚到此?』一連問了幾遍,老人圓睜雙目,高聲答曰:『我叫王重陽,家住在陝西,千里不辭勞,為汝到這裡。』


馬員外聞亡言吃了一驚,說道:『老先生原來為我才到這裏。』王重陽拍手大笑曰:『咱正是為你才到這裡。』馬員外又問老先生為我到這裏。到底為何?王重陽曰:『到這裏為你那萬貫家財。』馬員外聽了這句話,又好笑,又好氣,老著嘴臉,抵他一句說:『你為我這萬貫家財,難道說你想要嗎?』王重陽答曰:『我不要,我便不來。』這兩句回言,氣得馬員外面如土色,急自出去。


先生說話令人驚 平白要人財與產

世上未聞這事情 其中道理實難明


且說馬員外出了邀月軒,遠走邊想,自言自語,這老兒好沒來頭,動不動便想別人的家財,虧他說出口來,連小孩都不如,還有甚麼道德?回到上房坐下,默默不語。孫淵貞見他臉色不對,必定又受了那老人的話,遂笑而言曰:『我叫你莫去問,你卻不信,定要去問,總是你問得不合理,被老先生言語衝突了,須要放大量些,不要學那小家子見識。』馬員外聞淵貞之言,顏色稍和,遂對淵貞曰:『我想那老兒是有德行的人,誰知是一個貪財鬼。』孫淵貞問道:『怎見得他是貪財之人?』馬員外便把王重陽要家財之言說了一遍。孫淵貞聽畢說道:『王老先生要你家財必有緣故,你怎不問個明白,常言道:『千年田地八百主。這財產是天地至公之物,不過假手於人,會用的受享幾十年,或幾輩人,不會用的,如雨打殘花,風捲殘雲,隨到手隨就化散了,又到別人手裏,所以說財為天下公物,輪流更轉,周流不息,貧的又富,而富的又貧,那有百世的主人翁,千年的看財奴。』


萬貫家財何足誇 誰能保守永無差

財為天下至公物 豈可千年守著他


且說孫淵貞勸丈夫馬鈺曰:『王老先生要我們這家財必有原因,只要他說得合理,無妨相送於他,況我們無兒無女,這家財終久要落在別人手裏。』話未說完,馬員外笑口:『娘子說得好容易,我先輩祖人從陝西搬到山東,受盡千辛萬苦,掙下這一分家產,我雖不才,不敢把祖宗的苦功血汗白送與人。況且我們夫妻才半世年紀,若將家財捨與別人,我們這下半世又如何度日,又吃啥穿啥,豈不誤了大事?』孫淵貞曰:『枉自你是個男兒漢,卻這般沒見識,我們把家財送與他,是求他長生之道,既有了道,便修成了神仙,要這家財何用?』又曰:『一子成仙,九祖超昇。怎麼對不過先祖?看來這一個道字,比你萬貫家財值價多。』 


金銀財寶等恆河 財寶雖多終用盡

不及道功值價多 道功萬古不消磨

且說馬員外聽了孫淵貞之言,說道:『娘子之言,非為不美,倘若修不成仙,豈不畫虎不成,反類其犬?』孫淵貞曰:『人要有恆心,人而無恆,不可以作巫醫,何況學神仙乎?有志者事竟成,無志者終不就,只在有恆無恆,有志無志,常言神仙本是凡人做,只怕凡人心不專。只要專心專意做去,自然如求如願得來,歷代仙佛那一個不是凡人修成,難道生下地來。便是神仙麼?』馬員外聞言點頭稱善。


到了次日,到邀月軒來見王重陽說道:『老先生昨日說要我這分家財,但不知老先生要這些錢財以作何用?』重陽先生正色而言曰:『我意欲廣招天下修行悟道之士,在此修行辦道,將你這些錢財拿來,與他們養一養性,護一護道,使他們外無所累,內有所養,來時安安樂樂,去時歡歡喜喜。』重陽先生將這真情對馬員外說了,馬員外聞聽此言,心中方才悅服,但不知把家財捨與不捨,且聽下回分解。


能做捨己從人事 方算超凡大聖人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boktakhongkong4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