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回 受天詔山東度世 入地道終南藏身 

 

世態炎涼無比倫 爭名奪利滿紅塵
眾生好度人難度 願度眾生不度人


話說王孝廉原是無病之人,只不過裝成有病,欲杜絕纏擾,好悟玄功。這張海清先生如何知道他這個深心,故左診右診,診不出他是啥病,只得隨著眾人口氣說:『當真是個中風不語的毛病。』即索紙筆,開了一張藥單,無非是川芎三錢、防風半兩。開畢,即向眾人談了幾句閑話,喝了一盃香茶,隨即收了謝禮,各自去了。先生走後,眾朋友亦與王武舉作則說:『孝廉公保重些,我們回去了,改日再來看你。』王武舉把頭點了一點,眾友各自走了。


周娘子見客走後,即叫兒子秋郎同玉娃到西村裏藥鋪將藥辦回,用鑵子熬好傾在碗內,使秋郎雙手捧到書屋內來。才叫一聲阿爹用藥,只見父親圓睜雙目,狠狠的頓了一腳,嚇得秋郎連忙把碗放下,跑出外去,二次使他再不肯來。秋郎去後,王孝廉暗將藥傾在僻靜處,從此以後,只有玉娃進進出出,端荼遞水,至於使女僕婦,不敢到他門前,他若看見,便捶胸頓腳,故此都不敢來,就是周娘子念在夫妻之情,進來看他,他也不願。自他假中風之後,內外事務,都是娘子一人料理,地無空閑常來問他。凡親戚朋友來看望他兩次,見他如此模樣,也不再來。因此人人講說:『好一個王武舉,可惜得了壞病。』只這一句話,把他撇在冷落地方,清清靜靜,獨自一人在書屋內悟道修真,修行打坐,如此一十二年,大丹成就。


妻為用來子為伴,渴飲茶湯飢餐飲,看來與人是一樣,誰曉他在把道辦?

一十二年功圓滿,陽神頂上來出現,世上多少修行人,誰能捨得這樣幹。


且說王武舉在家修成大道,能出陽神,分身變化,自己取了一個道號,名田『重陽』。這王重陽那夜書屋打坐,正在一念不生,萬籟俱寂之時,猛聽得虛空中呼曰:『王重陽速上雲端接詔。』其聲徹耳,重陽忙縱上虛空,見太白星站立雲端,口稱玉詔下,王重陽跪聽宣讀,昭曰:


念爾重陽苦志修行,一十二載,毫無過失,令則道果圓滿,特封爾為開化真人,速往山東度世,早使七真上昇,功成之後,另加封贈,爾其欲哉。金星讀詔已畢,重陽再拜謝恩,然後與太白星君見禮,星君曰:『真人速往山東度世,勿畏勞苦,有負帝心,他日播桃會上相見,再來敘談。』星君說罷,自回天宮,重陽仍歸書屋打坐。


那日早晨,玉娃送水來淨面,推門不開,急忙報與王母知道,周娘子同著兩個使女來到書房門外,恁般喊叫,門總不開,以為孝廉必死,遂將門拗脫,走進書屋,並不見人,周娘子又驚又慌,急命人四下找尋,全無蹤影,周娘子大哭,驚動村裏的人齊來探問,玉娃即將原由對村人說之,眾人皆曰:『這就奇怪,門又閂著,人不見了,難道升屋越壁不成?』於是進內一望,並未拌一磚一瓦,又分幾路找尋,並無下落。內中有個通講究的人說:『你們不用去尋,我看王孝廉那個樣兒定然成了神仙。』眾村人齊問曰:『怎見得他成了神仙?』那人曰:『他在這書房內坐了十二年,未曾移動一步,托名中風,實為絕塵,我嘗見他紅光滿面,眼內神光射人,不是神仙,焉能如此!』眾人聞言半信半疑,齊聲言道:『這說他定成了仙,駕雲上天去了。』周娘子聞言,方減悲哀,眾人各自散去。


又表王重陽那日在書屋借土遁離了大魏村,望山東而來,走了數千里地,並無甚麼七真,只過著兩個人,你說那兩個人?一個為『名』之人,一個為『利』之人。除這兩等人外,再無別樣人物,王重陽見無可度之人,仍回陝西。行到終南之下,見一土山綿亙百里,清幽可愛,不如用個剋土之法,遁入土之深處,潛伏埋藏,再待世上有了修行人,那時出來度他,也不為遲,於是捻訣念咒,遁入土內。約半個時辰,已到極深之處,有個穴道儘可容身,遂入穴內。以墊其形,服氣調息,以存其命。


許大乾坤止二人 一名一利轉流輪

七真未識從何度 土內蟄身待後因 


且說王重陽土內墊身,不知天日,似乎將近半年,猛聽得嘩喇喇一聲如天崩地裂之勢,將土穴震開一條縫透進亮來,上面金光閃爍,如是師尊駕到,王重陽大吃一驚,慌忙縱上地裂,果見鍾呂二仙,共坐土臺,王重陽俯伏在地,不敢仰視,呂祖笑口:『別人修道上天堂,你今修道入地府,看來你的功程與別人迥異,上違天心,下悖師意,有如是之仙乎?』重陽稽首謝罪曰:『非弟子敢違天意而悖師訓,實今山東原無可度之人,故暫為潛藏,以待世上出了修行之人,再去度他不遲。』呂祖曰:『修行之人何處無之?只是你不肯用心訪察,故不可得也。譬如你當初何曾有心學道,非同祖師屢次前來點化,你終身不過一孝廉而已,安得成此大羅金仙?汝今苟圖安然,不肯精進,遂謂天下無人,豈不謬哉!汝能以吾度汝之法,轉度於人,則天下無不可度之人。昔吾三醉岳陽人不識,輕身飛過洞庭湖,以為世無可度者,及北返遼陽,見金國丞相有可度之風,於是親自指點,丞相即解印歸山,修成大道,自號海蟾。劉海蟾效吾南遊,他又度張紫陽,張紫陽又度石杏林,石杏林又度薛道光,薛道光又度陳致虛,陳致虛又度白紫清,白紫清又度劉永年、彭鶴林,此七人俱皆證果,是為南七真也。當時吾以為無人可度,誰知他又度了許多人。天下之大,四海之闊,妙理無窮,至人不少,豈有無人可度之理!今有北七真邱、劉、譚、馬、郝、王、孫,屢次叮嚀,汝不去度,豈汝之力不及海蟾,非不及也,緣汝畏難之心故不及矣。』


呂祖說罷,重陽頓開茅塞,惶恐謝罪,汗流夾脊,鍾離老祖叫他起來,站立旁邊,告曰:『非是汝師尊再三叮嚀,只因蟠桃會期在邇,要詔天下修行了道真仙,共赴此會,這蟠桃於崑崙山,一千年開花,一千年結子,一千年成熟,總共三千年方得完全。其桃大如巴斗,紅如烈火,吃一顆能活千歲。西王母不忍獨享,欲與天下仙佛神聖共之,故設一會,名曰『群仙大會』,每一會要來些新修成的神仙,會上方有光彩,若只是舊時那些仙真,遂謂天下無修行學道之人,王母便有不樂之意,上古時每一會得新進真仙一千餘人,中古時得新進真仙數百餘人,值茲下世,量無多人,故囑付汝早度七真,共赴蟠桃,與會上壯一壯威,添一添光彩。目下蟠桃將熟,汝若遷延日時,錯此機緣,又要待三千年方可赴會,可不惜哉!』


這一番話,說得透透徹徹,重陽真人復跪而言曰:『弟子今聞祖師之言,如夢初醒,今願重到山東度化,望祖師指示前程。』鍾離老祖曰:『地密人稠,汝必在人稠密地之中,混跡同塵,現身說法,自有人來尋你,你可從中開導,大功可成。此去遇海則留,遇馬而興,遇邱而止。』鍾離老祖說畢,即同呂祖乘雲而去。王重陽復向山東而來,一日,遊一個縣分,名曰寧海,乃山東登州府所管,重陽真人憶祖師之言,遇海則留,莫非應在此處?就在此地停留,手提一個鐵罐,假以乞討為名,如呂祖昔日度他之樣,以度於人,不知度得來否,且看下回分解。


混跡同塵待時至
時來道果自然成

創作者介紹

boktakhongkong4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